美国为何不断“折腾”俄罗斯?

乐橙国际官方网站

2018-10-07

  3、互不相让的国家利益  国家利益比较好理解。

凡是满足国家生存与发展需求的事物,都可以列入其中。 但最根本的,还是国家主权、领土完整、国家安全、经济发展和国家尊严几个方面。

国家利益是历史的,是原则的,又是具体的,随时代的变化而有所发展。   维护国家主权,确保领土完整和国家统一,是实现国家利益的第一要素。

而分裂或肢解俄罗斯,历来是美国政府致力的目标。 其中最有名的说法就是美国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提出的,将俄罗斯肢解成欧洲部分、西伯利亚部分和远东部分三个国家。

布热津斯基认为,这样俄罗斯就永远不会再对美国形成任何威胁,美国从此做事可以畅通无阻。 不管世界发生多大变化,不管美国政府谁来掌舵,布热津斯基对俄罗斯定下的这一套路,依然延续并发展着。   在保障国家利益不受侵害的几个关键点上,保卫政权安全已上升到极高的位置。

这个问题越来越具有普遍性和迫切性。

颠覆政权是分裂和肢解国家的前奏。 而贬损、抹黑、诽谤乃至无中生有地诋毁经合法选举产生的国家最高领导人,又是颠覆政权的必经之路。

这些年来,美国借助互联网的发展,希冀在俄罗斯复制它在世界各地搞颜色革命的成功经验,有组织有计划地不断加大对俄社会的直接渗透,试图通过派驻各种非政府组织,在俄各地培植反普京势力。

  使物质财富不断增殖,是国家利益得以保障的物质基础。 为了在这方面封杀对手,美国也是煞费苦心。

早在1974年,为了限制同苏联的贸易,美国出台了《杰克逊瓦尼克修正案》,禁止为苏联、东欧等限制移民出境的国家提供贸易最惠国待遇和政府贷款担保。 几十年一晃,苏联和原来意义上的东欧早已不复存在,但法案依然没有被废除,贸易歧视始终发挥着作用。

俄美两国贸易从来没有好过。 2011年,俄美双边贸易额达亿美元,比2005年几乎翻一番,为历年来最高。 2014年,美对俄进行制裁,贸易额即下降至292亿美元。

双方在能源、材料、精密仪器制造和高新技术研发等重要领域,也从没有开展过实质性的合作。   贸易之争还只是一个方面,更主要的是能源之争。

俄罗斯是世界最大的石油生产国。

美国的页岩油生产技术已经相当完备。 两国都需要持久获得更高的石油收入。 2014年俄受美制裁后,争取更高的世界石油价格,当然是俄罗斯的优先选项。 到2016年11月底,以俄罗斯为代表的非欧佩克产油国和以沙特阿拉伯为首的欧佩克产油国几经协商,终于达成从2017年起每日减产180万桶的协议。 此后原油价格回升明显。 后双方又两度延长减产期限,明确至2018年年底。

2017年前十个月,俄罗斯出口石油亿吨,比上年增长%,实现出口收入亿美元,比2016年同期的亿美元提高了30%。

2017年10月底,布伦特油价突破60美元/桶。

到2018年1月3日,布伦特油价又升到68美元/桶,为2015年5月以来的最高点。 对俄罗斯等国来说,前景继续看好。 美国也不甘示弱。 2017年11月,美石油产量已达万桶/日,接近历史最高水平。

2018年1月下旬,美国的石油产量为万桶/日,与沙特阿拉伯的石油产量基本相当,其中页岩油的产量超过500万桶/日,成本为40美元/桶上下。 国际能源署预期,美国油气行业将迎来跃进式繁荣,20182025年,美国将在全球石油供应增幅中占80%。

  此外,即便同是欧佩克产油国,沙特阿拉伯与伊朗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一直不睦,2011年阿拉伯之春爆发后两国冲突不断,关系恶化。 俄罗斯则一直坚定支持伊朗,与沙特多年无交往。

沙俄伊三角关系微妙。 但在全球经济危机的大背景下,沙特居然和俄罗斯携起手来开展能源合作。

2017年10月沙特国王萨勒曼一反几十年的常态,亲自造访莫斯科,签订先进武器大单。

而就在几个月前,沙特刚刚接待了首次出访就选择利雅得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拿下高达1100亿美元的军火合同。 这些都再一次证明了国家利益的重要性。

不过,沙特与俄罗斯握手,却是美国最不希望看到的。

在这一轮较量中,俄罗斯似占了上风。

  俄美两国在安全观上也是矛盾重重。 在战略稳定问题上,《中导条约》《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核武器条约》这两个直接体现两国利益的条约正处于失衡的边缘,两国多次相互指责对方违反《中导条约》。 围绕《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核武器条约》的谈判更是步履维艰。 在反恐问题上,俄罗斯主张各国排除异见,精诚合作,强烈反对美国借合作之机对外输出自己的价值观。

在网络安全上,美国一直指责俄罗斯有黑客行为,2016年通过网络攻击干扰了美总统大选。   2018年2月2日,美国五角大楼发布新版《核态势审议报告》,强调美国现在面临比以往更多样、更先进的核威胁,希望更新核武库并发展新型低当量核武,期待条件成熟时同俄重启有关战略对话。 俄外交部即刻发表声明回应,美新版报告宣称将允许使用低当量核弹头,可能致使小规模冲突演变为核战争;报告充斥对抗论调和反俄情绪,再次把俄作为假想敌,目的是为其提高军费、发展核能力寻找借口。 俄将认真研究,并做好采取必要行动的准备。 美国与俄罗斯在政治、经济和安全这些涉及国家直接利益方面产生的矛盾与冲突,也是两国结构性矛盾至关重要的体现。   意识形态、地缘政治、国家利益三者是相互联系、相互支撑的,在实践中则往往互为前提、互为结果。 俄美两国在这三个维度上的尖锐对立与冲撞,决定了双方必然难以走近。

在美国不放弃单边主义谋霸战略、不放弃地缘上挤压俄罗斯生存和发展空间、不放弃在国家利益方面搞对抗的条件下,不管美国总统换成谁,美国对俄罗斯的折腾都不会停。

即使一时有所缓和,也是相对的、暂时的。